Return to site

法律专栏丨“刺死辱母者案”中的法律常识——正当防卫

文/西瓜

周末有一个案件进入大家的视野,并被热议,即:“刺死辱母者案”,也有媒体称为“辱母杀人案”,该案大体案情为:苏某向高利贷借款,其后因无法全部还清,被11名催债者进行长达一个小时的侮辱,其间一名催债者脱下裤子,当着苏某儿子于某的面,对苏某进行极端侮辱。于某在情急之下使用一把水果刀将4名催债者刺伤,其中一人因失血过多休克死亡。在今年2月17日,山东省聊城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以故意伤害罪判处于某无期徒刑。

该案件之所以被热议,在于夹杂其中的“辱母情节”,其手段之卑劣,性质之恶劣,让人愤慨。另外,对于案件“是故意伤害还是故意杀人”,“是否是正当防卫或防卫过当”,“警方是否存在不作为”等到问题也值得考量。

因为该案的受关注度很高,评论也很多,所以本瓜在此就不多加评论了,本期主要和大家学习一下,何为“正当防卫”。

在该案的媒体报道和网传的判决书中,于某的行为是否构成正当防卫是案件的争议焦点之一。一审法院判决认为,并不构成正当防卫,因为对方未有人使用工具、派出所已经出警,于某母子的生命健康权被侵犯的危险性较小,“不存在防卫的紧迫性”。对于此,有很多人表示不恰当,例如,赵秉志教授、阮齐林教授等人便认为该案属于防卫过当。那么什么是正当防卫,什么是防卫过当呢?

首先来看看我国法律的规定:

“为了使国家、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财产和其他权利免受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而采取的制止不法侵害的行为,对不法侵害人造成损害的,属于正当防卫,不负刑事责任。

正当防卫明显超过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损害的,应当负刑事责任,但是应当减轻或者免除处罚。

对正在进行行凶、杀人、抢劫、强奸、绑架以及其他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采取防卫行为,造成不法侵害人伤亡的,不属于防卫过当,不负刑事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条

该条第一款规定的是一般正当防卫,第二款规定了防卫过当,第三条则是特殊正当防卫。

具体点说,正当防卫需要满足:

1、起因条件:存在现实的不法侵害。对于此,需要注意:

(1)“不法”是指客观违法,不要求不法侵害具有责任,也就是不法行为不限于犯罪行为,还包括其他一般违法行为(例如殴打等行为)。

举个例子,冬瓜在贩毒,西瓜明知道冬瓜实施犯罪行为,认为自己“黑吃黑”,冬瓜也不敢声张,就着手实施暴力,抢劫冬瓜的毒品。对于西瓜的不法侵害,冬瓜可以进行正当防卫。

(2)不法行为需要具有攻击性、破坏性、紧迫性而且采取正当防卫可以减轻或者避免危害结果即防卫行为要求具有必要性。例如西瓜重婚,已经涉嫌重婚罪,这时路人南瓜是不能采取防卫行为的,因为西瓜的不法行为并不具有攻击性、紧迫性,南瓜采取正当防卫也无法减轻和避免危害结果。(当然,可能打了西瓜一顿,南瓜会很解气,毕竟南瓜连对象都没有,西瓜竟然重婚!实在不能忍)

(3)不法侵害包括故意的不法侵害和过失的不法侵害,还包括无过失的不法侵害行为(意外事件)。

(4)不法侵害行为包括作为和不作为。上面例子中,西瓜抢劫冬瓜毒品的行为是作为的不法侵害。不作为的不法侵害例如:西瓜非法侵入哈密瓜的住宅,经要求退出而不退出,哈密瓜对其强行驱逐并导致西瓜受伤,哈密瓜的行为依然成立正当防卫。此处,西瓜的应当退出而不退出的行为便是不作为的不法侵害行为。

(5)“现实性”,正当防卫需要客观上真是存在不法侵害行为,而非主观臆测。客观上不存在,但是行为人误认为存在而进行“防卫”的,叫做“假想防卫”。假想防卫属于事实认识错误问题。绝对不成立故意犯罪;如果行为人主观上有过失,成立过失犯罪;没有过失,则属于意外事件。

再举个例子,西瓜犯罪后逃跑,因身上有血迹,便被便衣警察苦瓜盘查。苦瓜拽住西瓜的衣领,试图将其带走,西瓜以为遇上劫匪,与苦瓜扭打起来。西瓜的朋友黄瓜开车经过此地,见状停车,和西瓜一起殴打苦瓜。苦瓜边跑边说:“你们不要乱来,我是警察。”西瓜对黄瓜说:“别听他的,哪有这么丑的警察,假的就该打。”后来,苦瓜被打成了轻伤。本案中,西瓜、黄瓜的行为属于假想防卫,其主观上有过失,但过失轻伤的,不成立犯罪。

2、时机条件:不法侵害必须正在进行,即已经发生且尚未结束,具有紧迫性。

(1)开始时间:原则上是不法侵害人着手实施不法侵害行为的时间,但有的情形即使没有达到着手阶段,如果存在法益侵犯的急迫性,也可以正当防卫。例如,为了杀人而侵入他人住宅,在不法侵害人开始侵入他人住宅的时候,就可以针对已经开始的不法侵害行为进行正当防卫。

(2)结束时间:法益不再处于紧迫、现实的侵害、威胁之中,或者说不法侵害已经不可能(继续)侵害或者威胁法益。比如:不法侵害人已被制服或已经丧失侵害能力;不法侵害人已经自动中止了不法侵害或者已经逃离现场;不法侵害行为已经造成了危害结果并且不可能继续造成更严重的危害后果。

(3)财产性违法犯罪的特例:被当场发现并同时受到追捕的财产性犯罪的侵害行为,一直延续到不法侵害人将其所取得的财物藏匿至安全场所为止,在这期间追捕者可以使用强力将财物夺回,其行为属于正当防卫。

举个例子,西瓜抢劫出租车司机倭瓜,用匕首刺了倭瓜一刀,强行夺走其财物后下车逃跑。倭瓜发动汽车追赶,在西瓜往前跑了40米后将其撞成重伤并夺回财物。倭瓜的行为成立正当防卫。

3、主观条件:防卫意识。因为该部分理论争议比较大,故不做深究。

4、对象条件:必须针对不法侵害人本人进行防卫。

防卫对象可以是不法侵害人的人身或者财产。针对财物防卫时,要求不法侵害人将其财产作为不法侵害的手段或者工具,通过毁损财物可以制止不法侵害、保护法益。

5、防卫条件: “没有明显超过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损害”

(1)“重大损害”通常指重伤或者死亡,如果只是轻伤结果,不可能成立防卫过当。

(2)“必要限度”的判断以制止不法侵害、保护法益的合理需要为标准,须考量不法侵害的程度、缓急以及不法侵害的权益;法益权衡要关注具体的法益内容(生命、身体、自由、财产等)

6、防卫过当:防卫行为明显超过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损害。

(1)防卫人只对明显超过必要限度造成的重大损害结果才承当刑事责任,对防卫限度之内的损害结果不承担刑事责任。因此,防卫过当是防卫行为与造成的过当损害结果相结合的犯罪,而非过当结果本身单独成立的犯罪。

(2)防卫过当不是独立罪名,应根据其符合的具体犯罪构成要件确定罪名。防卫过当造成重伤、死亡结果,如果防卫人主观上是过失,应分别成立过失致人重伤罪或过失致人死亡罪。如果防卫人主观上是故意,应分别成立故意伤害罪或故意伤人罪。

(3)认定为防卫过当的,应当酌情减轻或者免除处罚。

All Posts
×

Almost done…

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 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

OKSubscriptions powered by Strikingly